<pre id="c48q2"></pre>

<track id="c48q2"></track>

          錢文忠: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
          發布時間: 2012-10-24 瀏覽次數: 919

              沒有想到這么大的場面、這么多的同學。敏洪學長請我先講。我們同學前后十幾年的交情,還是相互有了解的,他之所以讓我先講,是因為那樣可以把我就地“批判”。按照北大的老規矩,應該按年齡,他是我學長,他先講才對。我進北大是1984年,敏洪已經留校任教了;我從德國留學回來,敏洪已經辭職并創辦了新東方。我說你先講,他不答應。我原來以為可以逃脫被“批判”的命運,結果還是沒有逃脫。

              我們都應該帶有一種開放的心態。就我個人來講,我建議:進了大學,第一件事是不要輕易相信他人,不能像中學那樣,老師說什么就信什么,老師給什么答案都是標準答案。在大學里必須去尋找屬于自己的答案,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在大學里,包括現在各位同學,最缺乏的是獨立和自由。這可能跟我們那個時候不太一樣,我們那個時候是“被迫地”獨立、“被迫地”自由。在座的各位學弟、學妹,你們有沒有認識到各位學弟、學妹是人類歷史上最獨特的一個生物類別?因為你們基本都是獨生子女。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那么多的沒有兄弟姐妹的人、有計劃地幾乎在一個歷史時期同時出現在一個民族和一個文化當中,這是非常特別的,是獨一無二的。這個獨特性怎么去判斷它都是不為過的。所以,我們人類所有的教育經驗其實未必適合你們,因為基本上來講,人類所有的教育對象都是有兄弟姐妹的人,都是從小就本能地掌握了良性競爭或者惡性競爭。我們小的時候都有兄弟姐妹,當我干了一件壞事,回來后爹媽都要打、都要揍的,我的想法是賴給我的弟弟,讓我爹去揍他,這個就是惡性競爭,我們從小就會的。如果有了一件好事,我一定努力把它說成是我干的。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沒有這種經歷,在座的各位生活在一個非常特殊的背景下,從小最起碼有6個人寵你。所以,實際上你們現在所需要進行的自我教育遠遠比我們那個時候要多,這是你們真累的地方,因為人類所有的教育經驗可能到了諸位學弟、學妹面前幾乎都是失效的。

             人類從來沒有面對過這么多如此特殊的孩子,在座的各位必須靠自己去尋找自己的答案,因為你們是非常特殊的。人類歷史上沒有先例可循,沒有經驗,只有靠你們自己。我非常贊同剛才敏洪學長講的一點:閱讀。我可能跟敏洪不太一樣,敏洪學長在做新東方的培訓,我一直在學校教書。我非常擔憂地看到,按照我們的理解,進入大學應該是真正地快樂地、符合自己的興趣和愛好的學習的開始,但我發現在很多情況下,大學實際上恐怕意味著學習的結束,這個非常可怕。這么多孩子進了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以后,認為學習已經結束了,因為四年以后終將畢業(我們很少聽到有不畢業的),因而在這四年里就躍過了自己應有的也是必須有的人生階段,提前關心一些問題,比如找一個好工作,比如娶一個好太太,比如買一套大房子等。其實,這些都不是這四年你應該考慮的。這四年你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說像敏洪學長講的閱讀,講的交往,交男朋友、女朋友,怎么都可以,但是你不必去預支你的生命。現在,很多人進了大學就憂心忡忡,考慮按理應該由爸媽考慮的事情

              相信自己,到底相信自己什么?相信自己的內心,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自己的判斷,永遠不要按照別人定下的規矩去規范自己的人生。最可怕的是認為成功是單數,認為成功只有一種標準。比如,像敏洪學長這樣當然是成功的,但是如果真的要是學英語都能給自己帶來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財富,而且還這么有益于這個社會的發展,那還了得?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現在把成功非常地狹隘化了。我們現在的成功是什么樣的?現在,中國人的成功觀在開放的年代居然被封閉了。小時候進一個最好的幼兒園,這是成功了;再進最好的中學,這是成功的第二步;以后進最好的大學,這是成功的第三步。在大學里逐漸讓自己成為一個在大學或者大學畢業就可以飛速地賺到第一個1萬元的人,成功就有了最初步的物質基礎。接下來,以最快速度讓自己的1萬元變成100萬元,開始邁上成功的征程,然后不惜一切代價地把這個100萬元變成1億元……其實,成功的概念是多元的,是一種復數。中國傳統的成功人士追求立德、立功、立言,賺錢只是在立功里面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今天呢?人們把錢看得太重。在大學期間,我們的心靈要保留一些純潔、浪漫、激情和純真,未來想“變壞”的機會有的是,不要那么急。牢牢記住成功是多元的,千萬不要認為成功只有一條路,這個對于你們來說特別重要

              上海交通大學建立了錢學森先生的紀念館,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有一天,我跟家人一起去看,看到里面有錢學森先生用過的一個公文包,上面還有他的名字,這只包上的把手已經壞了。按照今天的標準,你說錢學森先生能稱得上是成功人士嗎?老人家沒有什么錢,到了晚年,愛國華僑設了一個獎,獎他的幾百萬他也捐出去幫助他人了。他回來后由于去做涉及到國家最高機密的研究,甚至連家都不能照顧

              未來,大家走完這一生,如果能夠擁有這么幾樣東西,我覺得諸位是成功的

              第一,一個健康的身體。錢學森先生一直活到98歲;第二,一個極其良好的心態。我們可以看看錢學森先生的心態好到什么地步;第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有一個完美的、充滿愛意的家庭。大家到錢學森先生紀念館去看,他有一張寫字臺,寫字臺的對面有一張很簡陋的靠背椅,這張椅子是蔣英奶奶的。老太太坐在對面,不聲不響地看著錢學森先生幾十年。有一天,蔣英奶奶對兒子錢永剛說:“你陪陪你爸爸吧”。永剛先生說:“我跟他也沒有話說”。蔣英奶奶說:“我陪了你爸幾十年了,你什么時候看到過我經常跟他說話了?誰說陪一個人就要跟他說話?”錢永剛先生告訴我有一種陪伴是可以默默的。這種幸福誰有?如果你擁有這樣一個家庭、擁有這樣一份感情、擁有這樣一份默契,會怎樣?到了晚年,錢學森先生耳朵不好,已經聽不見什么聲音了,他住的病房距離電梯口還有十幾個房間,但是,蔣英奶奶的電梯到了,他就能聽到,而且沒有錯過一次。這樣一種幸福會在任何地方流露出來

              成功不是那么單一的,敏洪學長現在成為大家的偶像特別好。如果大家特別崇拜敏洪比我高一個頭的身材我覺得是好的,如果大家覺得這是一個在納斯達克創造股價奇跡的成功人士也是好的。但是,大家千萬不要認為天底下的成功只有敏洪學長這一種模式。如果這樣的話,大家會累死,因為太難了。納斯達克容不了那么多新東方,你搞個新南方也未必能搞得成。

              說到閱讀,大家一定要讀跟自己專業沒什么關系的書,這個特別重要。現在我看各位同學基本都看課本,還有就是敏洪學長在“害人”了:新東方的各種各樣的書籍。我看我的學生中幾乎沒人看我的書,好像都在看學長你的書。看一些跟自己專業無關的書是很有意思的,我們那個年代看小說,看各種各樣的小說,看能夠找到的各種各樣的書。現在,書很容易找到,但是我發現大家閱讀的習慣和熱情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大家在上海交通大學,肯定以錢學森先生為上海交通大學最高的榮譽和驕傲,但是大家知不知道錢學森先生的繪畫水平很高,他的國畫水平不亞于專業畫家;錢學森的音樂水平很高,他是上海交通大學管弦樂團的成員;他的字寫得非常好,大家知道嗎?大家可以到紀念館看看老人家的字,還可以看看他的藏書,雜到了你不能想象的地步。他捐給紀念館一萬多份自己親自做的剪報。諸位,你的生活會因為你的閱讀而豐富,否則你的生活會因為你的閱讀而越來越受局限(把自己的閱讀和感受的范圍限制在這個專業里面)

              另外,真誠很重要。孩子們覺得說真話會吃虧,要學會圓謊,這不是孩子們的責任,是整個社會變遷的特殊狀況。我告訴大家,這太可怕了,沒有必要。在上海交通大學的紀念館里有錢學森先生的一份卷子,這份卷子是錢學森先生當年的一位恩師保留下來的。當時考完了老師給了他滿分,他的卷子很干凈,結果他自己找那個老師說我有一個錯誤你沒有看出來,結果改成給了他98分。這個老師說他不得了,他被這個學生的真誠所折服,認為這個學生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所以,老師就把他的考卷藏了起來

               科學“三錢”。可能在座的不太知道這“三錢”是親戚。錢三強先生大家知道是學物理的。錢偉長先生在無錫鄉下讀書,他在考大學之前就沒有學過數學,更沒有學過物理,也沒有學過英文,他去考清華大學,是因為歷史和國文都考了極其高的分數,別的好像都是零分。這在今天是不可能進大學的,當年的教育制度真是可以的,還是收了他。所以錢偉長先生在清華大學起先是歷史系的,根本不是后來的物理系力學的。老一輩的學者我覺得比我們活得真實,現在我們都希望自己什么都好。大家知不知道錢鐘書先生考清華大學數學考了幾分?比10分多點吧。非常著名的歷史學家吳晗,大家知道考清華大學的時候數學考了幾分?零分。我的老師季羨林先生大家知道考幾分嗎?他說我當年偏科,我問老人家幾分?他說反正不及格。后來因為要研究季羨林先生,有人查閱了清華的檔案,發現老人家考了4分。但是,這對他們沒有什么妨礙。錢偉長先生考到了清華大學的歷史系,有一天,他到蘆溝橋那邊去郊游,看到了日本的坦克橫行直撞。錢偉長先生很生氣,跑回去找清華大學的校長,說我要造坦克,造不了坦克我要造大炮。校長說清華大學沒有這個專業,他就問什么專業跟造坦克最有關系。校長說物理,錢偉長先生說那我就要學物理。校長說可以給你轉,但是給你一年時間,別的同學60分及格,你必須70分及格。如果70分考不過,你再回歷史系,這一年算你白讀。錢偉長先生也沒有學過英語,當年的清華大學可是用英語教學的!雖然沒有學過這些,他為了要造坦克就是要轉到清華大學物理系。大家知道他怎么讀的嗎?每天早晨4點半到5點就到清華大學圖書館門口去背英文教科書。人們說老人家您太用功了,他說還有比我去的更早的。誰?華羅庚,比他起得還早。一年以后,錢偉長先生的物理是清華大學物理系同年級的第一名

              保留一些積極、保留一些沖動、保留一些理想,少一些冷漠、少一些世俗、少一些油滑,你的未來會與眾不同。如果你在猜測,在這個社會上我要混得好我應該什么樣,你就鉆進了一個圈套了。你總歸要保留你的獨特性,留給自己一些可能,留給自己一些夢想,留給自己一些少年的輕狂、少年的沖動、少年的不理智。沒有問題,有的是改變的機會,有的是選擇的機會。剛才講了錢偉長先生可以這樣選擇,錢學森先生也可以那樣選擇,錢學森先生可以選擇放棄美國的一切,帶著蔣英奶奶和錢永剛、錢永真回到國內,白手起家,我們為什么不可以呢?當然這很艱難

              好了,讓我來做一個總結:第一,相信成功不是一種,成功有多種;第二,相信未來是不確定的,但你是可以朝它走過去的,可以不斷地接近它;第三,記住你的年齡,你現在只有18歲、19歲、20歲,你不是像我和敏洪學長一樣,快50歲了,你沒必要考慮我們這個年齡應該考慮的事;第四,為將來多留一些記錄,做一些荒唐的事情也無所謂。但是,就像敏洪學長講的不能碰底線,不能突破這個底線。比如:考試作弊,弄虛作假,不尊敬老師,不孝敬爹媽,坑蒙拐騙偷等,都不能干

              每個人只有一個人生,如何讓你的人生過得比別人 “多”?你在中國讀書,你在今天的21世紀讀書,你可以像古人一樣過,像未來人一樣過,或者你在中國讀書,可以像美國人、歐洲人一樣過——惟一的辦法是閱讀,閱讀面越廣越好。這就是我們這些過來人給諸位的建議。我跟敏洪學長那一代,我們那個時代的大學生感到無比欣慰的是什么?我們讀過大學!我們百分之百地肯定我們曾經有過大學生活!諸位,你將來不一定敢肯定。我有過18歲、19歲、20歲。我在抽屜里看到一張大學畢業書,我是讀過大學的。但是,你真的讀過大學嗎?這大學的四年在你生命當中如此地特別和奪目嗎?不見得。我跟敏洪學長在大學里都真正地過了這四年。實際上,我們在大學校園里都不止四年,因為這幾年在我們生命當中無比獨特、不可替代、不可復制、不可重來。它永遠可以記憶、永遠可以夢想、永遠可以支撐我們。

              現在,我們很多同學對有用和沒用的觀念比較狹隘。其實,有的時候表面上沒用的東西才是有大用的東西。比如:在佛教里面經常會舉這樣一個例子:佛教里面跟你講無用、大用,有時拿一個杯子給你看,這個杯子是空的。這個空的有什么用呢?稱份量沒有份量,但是你用這個杯子主要是用它的空,你要盛水。有的時候你隨便拿本書看,只要你喜歡看就看下去,不喜歡看就放下。永遠有這樣一種心態,不要太現實,不要太勢利。

              聽音樂不會帶來實際收益,但我們會發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情況,幾乎所有的頂級物理學家音樂修養都極高。愛因斯坦、錢學森先生,這樣的例子多了,頂級的物理學家都是音樂修養很高的,這實際上是開啟你無數的可能性。中國古人有一句話特別有意思,“不做無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怎么使你的生活過得好,有幸福感呢?要做一些無聊的事情,不能只做有聊的事情,偶爾做做無聊的事情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有的時候心態要開放,千萬不要封閉,思想要是一種開放式。我現在跟孩子接觸特別多,跟20世紀80年代那個時候比,我們可能更開放,我們更敢想、敢闖,去做前面沒有人做的事情。現在的孩子可能是按部就班,從小有爹媽一步一步地照顧好,我們那個時候沒有這個觀念

              關于留學和學位

             各位要爭取一切可能出去留學。為什么?豐富自己的人生、拓展自己的事業,去看看另外一個世界,接受另外一種教育,接受另外一種訓練。“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你讀書要越多越好,走的路也是越多越好,有可能的話盡量出去。為什么不呢?我看不出有任何壞處。我們現在看到的老一輩的了不起的科學家,有哪個沒有出國留學的經歷?大家看看上海交通大學的名教授,哪個沒有出國的經歷?

             我們知道像錢學森先生的父親是錢均夫,和魯迅先生是好朋友,但是并不是大富之家。錢鐘書先生的父親也是一位學者,也不是大富之家。但他們都是一種非常開放的心態,支持孩子們接受一種最豐富的教育。錢學森先生小的時候,錢均夫先生就會帶他玩攝像、做標本,不限制他、規定他。不要說讀書一定要為了什么,一定要改變什么,而是首先要讓你在讀書的時候感覺到一種快樂。錢學森先生后來到了美國讀博士學位的時候,和馮-卡門有一段交流,錢學森先生就把他父親對他的教育方法告訴了他的導師,導師講令尊大人是真正的偉大的教育者

              剛才敏洪學長講的一句話我得做個補充。對于敏洪學長這樣的人來講,他不需要任何學位,但是諸位能夠讀博士就一定要讀下來,因為敏洪學長的情況是不能復制的。你不要告訴別人只要怎么怎么做就會成為另外一個俞敏洪,這是不可能的,大家最好不要有這個幻想。很多人的生活是按部就班的,是要跟這個社會妥協的,是要尊重這個社會的規則、規章、制度和要求的。所以,敏洪學長講的能夠出去留學表明自己追求的態度,表明自己這樣一種學習的心態是對的,但是,敏洪學長講的留學并不是為了讀學位什么的,諸位最好不要聽。留學能讀博士絕不能碩士,一定把學位讀回來

           
          午夜电影100在线看